第1331章 弘昼

第1331章弘昼

可途径御花园之时。

忽然间,他发现了一个侍卫,正尾随着一个宫女,进入了一处假山之中。

弯月斜挂,朦胧的月色,笼罩在紫禁城上空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为何要跟着我!”

那宫女突然发现有一个“侍卫”在跟随着自己,不由一丝慌乱,忙道。

紫禁城内,任何侍卫都是不能单独行动的,否则就是重罪!

这侍卫单独一人尾随自己,必然是图谋不轨!

想到这里,那宫女下意识拔腿就跑,并开口大喊:“来人啊!”

那“侍卫”发现那宫女逃跑,一个箭步上前,正要抓住那宫女,宣泄他心中的兽欲。

可是,那“侍卫”的手还没碰到宫女。

一只大手,突兀的出现在宫女的身旁,一把钳制住那“侍卫”的手臂,令其无法向前动弹半分。

那个“侍卫”被抓得手臂发酸,一脚朝下盘踢过去,可没等他使出招数,钱如怀的手一用力,便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捏断那“侍卫”的手臂,疼得那“侍卫”连忙收回所有攻击,转而去掰的手。

可钱如怀的手,像是钢筋一样,死死抓住那“侍卫”的手臂,那里能掰得动!

不远处,那宫女看到那“侍卫”抓过来,本来吓得闭上眼睛。

可等了半天,却发现自己没有事,她拍了拍胸口,松了一口气,然后借着月色,发现一个身穿黄袍之人,正像是抓小鸡一样,抓住刚刚那个想非礼自己的“侍卫”。

“是他救了我!他是谁?”那宫女内心非常感动,看向的眼神,充满了感激。

“狗东西快给我快松手,吾是御前带刀侍卫,现在执行秘密任务,你若敢阻差办公,信不信本侍卫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!”那“侍卫”发现根本无法奈何,而且他第一次进紫禁城,并不认得,慌了,急忙抓出一块令牌,威胁钱如怀。

转眼扫去,发现这令牌上,写着“富察·傅恒”这个名字。

略一思考,便知道了前因后果,于是冷笑道:“弘昼,你盗取了富察·傅恒的身份腰牌,到底有何居心?”

被一眼戳穿跟脚,那假扮御前侍卫富察·傅恒的弘昼,大惊失色,眸中闪过一丝狠色,右手蓦地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朝着的脖子割去!

没等这弘昼一刀割下,却随意将那弘昼往地上一丢。

“噗——”弘昼撞在假山上,被撞得鲜血狂吐。

“你,你这个狗东西,竟然敢伤我,你知道我弘昼是什么人吗?”

“不管你在宫中当多大的官,回头我就让我爹找人弄死你!”

弘昼一边咳血,一边叫嚷起来。

由于弘昼关外来到京城,因为他是异姓王爱新觉罗·胤禛的唯一儿子,所以需要入宫当侍卫表忠心,但说白了其实是在宫里当质子。

由于这弘昼刚进入皇宫当大内侍卫没多久,没当面见过皇帝,如今正面看到,却没认出的身份。

听到弘昼如此辱骂自己,却没有在意,只因在的眼中,这弘昼不过是一头蝼蚁。

试问,一头蝼蚁咬了你一口,你会动怒吗?

不会!

只会随便把手指按过去,轻松将这蝼蚁捏死!

但当上前,要让这弘昼消失之时。

一队巡逻的禁军,听到了御花园假山处有动静,便急忙赶了过来!

这支禁军的首领,正是另一名御前侍卫海兰察!

海兰察也是满人功勋之后,认识弘昼也有一段时间了,当他赶到现场,一眼便认出了那正对皇帝恶言相向的弘昼,于是,他当即上前,一脚踩住那躺在地上的弘昼的脸庞。

“弘昼你这个狗东西,瞎了狗眼了?”

“竟然连陛下都不认得,你是怎么当的大内侍卫!”

海兰察的这一脚,非常用力,当即便将弘昼的脸踩得又红又肿。

那弘昼看到海兰察时,本来心里是欣喜若狂的,可下一刻,当他听到刚刚辱骂之人,竟然是当今天子之时,弘昼顿时傻了眼,然后急忙从海兰察的脚下挣扎起来,慌张地朝着磕头。

“陛下饶命,现在天色太暗,臣一时没认出陛下,犯下大错,望陛下饶命!”那弘昼像是捣蒜泥一样磕头,浮肿的脸庞,此刻竟被吓得没有一丝血色,浑身冷汗狂冒!

本来,那弘昼是打算偷了富察·傅恒的衣服、腰牌,准备冒着富察·傅恒的身份在宫中作案,然后再故意留下“证据”,一举将富察·傅恒打下深渊!

如此一来,他弘昼便可以借机一改昔日荒唐的做事风格,再完成几件大事,一鸣惊人,以此获得当今圣上的恩宠……

可谁料,他弘昼才刚开始做第一步,便被当今圣上抓了个正着,自个人还作死骂了皇上一顿!

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!

这下希望渺茫了!

“陛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希望您看在我爹是异姓王的份上,饶了我这一回吧!”弘昼非常顽强地继续求饶着。

“绑起来,押入天牢,交到暗影卫查探一日,然后处死吧。”背负双手,淡然对海兰察道。

捏死一只蝼蚁,还嫌脏了自己的手,所以这件事就交给暗影卫这些人去代办吧。

另外,之所以让这弘昼活多一天,就是让他死前尝试一下大夏天牢酷刑的滋味,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!

“遵命!”海兰察朝一拱手,便令禁军们手将弘昼绑起来,并脱掉弘昼的袜子,以之堵住那弘昼的嘴巴,防止弘昼自杀。

等海兰察带着人离开,才走到那惊魂未定的宫女面前。

其实,早已知道,这宫女正是魏璎珞的姐姐,魏嘤宁。

借着月光,看清了这魏嘤宁的容颜,颜值丝毫不逊色于纯妃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自然不会一开口就说破魏嘤宁的身份。

“奴婢叫魏嘤宁!”那魏嘤宁羞红着俏脸道。

“嗯,可是内务府总管魏清泰之女?”钱如怀故作疑问道。

“正是!”那魏嘤宁诧异地看着。

“魏清泰乃勋贵之后,在内务府总管一职兢兢业业,深得朕心,可这次选秀女,他却没送上府中待嫁之女,这可是他的过失。”点点头道。

“来人啊!”

一挥手,老太监海大富的身影,瞬间出现在的身旁。

海大富作为一名武道高手,日常的主要任务,就是暗中守护的安全,虽说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保护,但有个武道高手鞍前马后地替自己办事,还是挺不错的。

所以便继续让海大富留在身边。

“臣在!”老太监海大富朝着行了一礼。

“此女乃大夏功臣之后,姿色才学颇佳,不应埋没,现在起,封为魏贵人吧。”随便一开口,便改变了魏嘤宁的人生轨迹。

“是,陛下!”老太监领命,便带着还陷在了震惊之中没反应过来的魏嘤宁,离开了假山。

“我竟然成为贵人了。”当魏嘤宁被安排住进了丽景轩后,在几个宫女的伺候下,换上了崭新的嫔妃服饰,有些傻白甜的她,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。

当安排完了魏嘤宁成为贵人,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,心道:“魏璎珞,你姐姐现在已经成为朕的人了,真的有些期待,过不了多久,你也进宫成为朕的妃子,姐妹二人一同伺候朕的情景。”

钱如怀想着,随手招来龙辇。

这时,李玉终于满头大汗地带着几个太监,赶到面前,奉上玉案。

上面摆放着宫中众嫔妃的牌子。

现在,还增添多了一个魏嘤宁的牌子。

看了一下牌子,本来他打算今晚去长春宫的,可是经过昨晚这么一折腾,富察·容音还没恢复过来。

所以,今晚暂时去其他妃子的宫殿就寝吧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0 http://m.xyyl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